0%
葛軍
1949-2019

發(fā)

本期嘉賓
與新中國同行——基礎教育發(fā)展之路
基礎教育發(fā)展之路
葛軍
南京師大附中校長(cháng)
GEJUN
南京師大附中校長(cháng) 葛軍
葛軍,1964年10月生,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人,南京師范大學(xué)兼職教授,碩士生導師,新課標高中數學(xué)(蘇教版)教材編寫(xiě)組核心成員、副主編,中國數學(xué)奧林匹克高級教練。曾任南京師范大學(xué)附屬實(shí)驗學(xué)校校長(cháng),南京師范大學(xué)教師教育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,現任南京師范大學(xué)附屬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,多次參與江蘇高考數學(xué)卷命題。

本期嘉賓

主持人

CHENZHIWEN
陳志文 中國教育在線(xiàn)總編輯
陳志文,中國教育在線(xiàn)總編輯,中國教育發(fā)展戰略學(xué)會(huì )人才分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。

我的夢(mèng)想,是促進(jìn)學(xué)生發(fā)展

中國教育在線(xiàn)
+ 關(guān)注

南師附中的“大智慧”

嚼得菜根,做得大事

陳志文

在您眼中南師附中是一所什么樣的學(xué)校?

葛 軍

我認為可以從幾個(gè)方面來(lái)說(shuō)。首先,南師附中對教育教學(xué)的投入比較大,讓學(xué)生得到充分提高,這是學(xué)校的本然動(dòng)力。其次,南師附中平等研究的氛圍比較濃厚,教師之間經(jīng)常為一些教學(xué)問(wèn)題進(jìn)行熱烈探討。再次,南師附中一直保持著(zhù)善于學(xué)習和實(shí)驗的風(fēng)氣,教師們都善于且注重學(xué)習,而且是自發(fā)的。在南師附中,大家共同的目標就是全面塑造孩子,讓他們全面發(fā)展。

陳志文

我看到學(xué)校門(mén)口有“嚼得菜根”四個(gè)字。

葛 軍

“嚼得菜根,做得大事”是我們的校訓,由兩江師范學(xué)堂時(shí)期的校長(cháng)李瑞清先生提出。我認為其中包含三層含義,第一要吃得苦中苦,第二對事情要追根溯源,也就是要善于質(zhì)疑,第三對問(wèn)題要反復思考,最大限度的接近事物本質(zhì)。

陳志文

光吃苦還不夠。

葛 軍

沒(méi)錯,苦盡甘來(lái),這背后是對認識或處理事情態(tài)度的一種引領(lǐng)。我們學(xué)校校訓的含義深遠,蘊含大智慧。

陳志文

您在治校過(guò)程中,如何落實(shí)“嚼得菜根,做得大事”?

葛 軍

首先,在意志訓練方面,我們每年都會(huì )組織11公里、31公里步行者等活動(dòng)。其次,在接觸社會(huì )方面,我們會(huì )利用節假日組織學(xué)生深入社會(huì )各個(gè)方面、各個(gè)類(lèi)型,讓學(xué)生們理解社會(huì ),如志愿者活動(dòng)、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類(lèi)活動(dòng)等。既要求學(xué)生會(huì )從多個(gè)角度認識、理解一些具體問(wèn)題,也要求學(xué)生多嘗試,追尋問(wèn)題的根,即學(xué)會(huì )探究。

陳志文

沒(méi)錯。

葛 軍

嘗試探究是我們構建學(xué)校課程體系的基本主線(xiàn)。

陳志文

“嚼得菜根”最淺層的含義就是吃得苦中苦,勞動(dòng)很重要的一個(gè)層面也是吃苦。但是這與一些教育家強調的快樂(lè )、幸福,甚至沒(méi)有負擔的說(shuō)法存在一些矛盾,您對此怎么看?

葛 軍

“快樂(lè )”和“幸?!笔菑哪骋浑A段所產(chǎn)生的結果表現看的。若系統考慮其過(guò)程與結果,“快樂(lè )”和“吃苦”嚴格意義上是等價(jià)的。人怎樣感受到快樂(lè )的呢?當他通過(guò)一系列努力或艱難探究,忽然發(fā)現自己取得了一些收獲,就會(huì )感到喜悅,這是真正的快樂(lè )。

陳志文

我們應該追求的是這種快樂(lè ),而不是追求絕對的快樂(lè )。

葛 軍

沒(méi)錯,天天玩游戲,蹦蹦跳跳、嘻嘻哈哈這不叫快樂(lè )。我理解,快樂(lè )和幸福不是天上掉下來(lái)的,不是與生俱來(lái)的。它一定伴隨著(zhù)一個(gè)人的努力和對某一事物的探究程度,而后獲得了一些感知,感覺(jué)得到了屬于自己的東西,這樣內心就會(huì )感到愉悅,用一個(gè)詞來(lái)表達就是“快樂(lè )”或者“幸?!?。

陳志文

與其他著(zhù)名中學(xué)相比,您覺(jué)得南師附中的特點(diǎn)是什么?

葛 軍

不同類(lèi)型的學(xué)校有不同的特點(diǎn)。綜合實(shí)力最頂尖的學(xué)校有共同特點(diǎn):第一,強調以學(xué)生為中心,把學(xué)生的成長(cháng)作為教學(xué)的起點(diǎn)和終點(diǎn);第二,強調使孩子的個(gè)性特長(cháng)得以充分發(fā)揮;第三,尊重孩子,堅信每個(gè)孩子都是卓越的。當然,因學(xué)校所在地的教育政策不同,必然存在操作方式上的差異。

就南師附中來(lái)說(shuō),首先,我們多年來(lái)堅守尊重孩子個(gè)性,鼓勵孩子根據自己的個(gè)性特長(cháng)去發(fā)展;其次,強調孩子要學(xué)會(huì )選擇,通過(guò)優(yōu)化選擇不斷調整自己前進(jìn)的方向。

陳志文

為什么要強調孩子應該學(xué)會(huì )選擇?

葛 軍

因為孩子在不同的維度都會(huì )有不同的選擇。比如,對于具體學(xué)科內容的學(xué)習,一定會(huì )有多種途徑,哪種途徑更適合自己,需要學(xué)生自己去選擇和調整,最優(yōu)化的選擇是指適合自己更好發(fā)展的選擇。

陳志文

從另一個(gè)維度來(lái)看,人的一生就是不停選擇、不斷學(xué)習的過(guò)程。所以學(xué)會(huì )選擇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葛 軍

這是至關(guān)重要的,人在學(xué)習的過(guò)程中永遠伴隨著(zhù)選擇。

數學(xué)的“價(jià)值”

不是簡(jiǎn)單的加減乘除

陳志文

您當年讀大學(xué)時(shí)選擇數學(xué)的原因是什么,是偶然還是特別喜歡數學(xué)?

葛 軍

大學(xué)時(shí)選擇讀數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可以說(shuō)是一個(gè)偶然。高中,我對生物工程非常感興趣,原本要報考生物工程專(zhuān)業(yè),但高考生物未考好,高考志愿就改成了南京師范大學(xué)數學(xué)系。我對數學(xué)有些興趣,但不算強?;仡^看,這是我的一個(gè)機遇。

陳志文

中美貿易戰,美國打壓華為時(shí),任正非曾多次講到數學(xué)的重要性??萍疾咳涨耙渤雠_了加強數學(xué)研究的文件。您怎么看待數學(xué)學(xué)科在國家發(fā)展中的作用或者價(jià)值?

葛 軍

所有現代科技的進(jìn)步,如果追根溯源,我們會(huì )發(fā)現其中都存在著(zhù)數學(xué)基礎。數學(xué)不是簡(jiǎn)單的加減乘除,數學(xué)更多的是對感知和非感知空間、甚至更龐大范圍的邏輯結構化。

陳志文

所以,數學(xué)屬于科學(xué)領(lǐng)域。

葛 軍

換句話(huà)講,數學(xué)可以把一個(gè)龐大的體系通過(guò)定理推演出來(lái),其推演的結果可以有廣泛的應用。所以,任正非強調數學(xué)非常重要。比如,5G快速接收和等待傳輸的過(guò)程就需要基本的推演,其本質(zhì)是數學(xué)定理的運用。

陳志文

如果我們沒(méi)有較高的數學(xué)水平或者高水平的數學(xué)研究作為基礎,那其他科技領(lǐng)域就很難有真正的突破或者非常高的成就。從這點(diǎn)來(lái)說(shuō),是不分國別、不分領(lǐng)域的,數學(xué)是基礎中的基礎。我經(jīng)常告訴那些不知道該報考什么專(zhuān)業(yè)的孩子,如果想不清楚可以先學(xué)數學(xué)。因為數學(xué)是基礎,未來(lái)可調整的方向會(huì )非常廣,將來(lái)讀研時(shí)無(wú)論是轉理工,或是金融、管理,甚至是文科,都是可以的。

您當過(guò)奧賽教練,您怎么看待或評價(jià)奧數?

葛 軍

從培養人的角度看,為什么奧數和其他學(xué)科奧賽在國際上會(huì )受到那么多孩子追求,每個(gè)國家都那么重視?其實(shí)原因很簡(jiǎn)單,因為奧數是一個(gè)指標。一是能反映一個(gè)國家基礎教育水平的高度;二是可以證明某個(gè)國家是否在意優(yōu)秀孩子的培養,如果重視了這批孩子的培養,那么這個(gè)國家對于整個(gè)基礎教育肯定也比較重視;三是為優(yōu)秀的孩子提供了一個(gè)加速成長(cháng)的渠道。但是,我認為奧數只適合少數人學(xué),尤其是對數學(xué)有強烈興趣的人。對于奧賽,我還是比較支持的。

陳志文

您如何看待“打倒萬(wàn)惡的奧數”這句話(huà)?目前在中國,奧數有種被妖魔化的感覺(jué)。

葛 軍

就目前來(lái)說(shuō),奧數本身是一個(gè)人才培養的通道,是相對健康的。我認為可以把奧數分為兩類(lèi),一類(lèi)是社會(huì )上的奧數,一類(lèi)是因材施教的奧數。奧數被妖魔化其實(shí)是一種片面的理解,將社會(huì )上的奧數和因材施教的奧數混為一談了,社會(huì )上的奧數本身受制于區域的教育政策、教育環(huán)境等。

陳志文

我認為奧數本無(wú)罪,有罪的是異化奧數的東西。

葛 軍

奧數只是培養孩子成才的另一個(gè)通道,或者是評價(jià)孩子在某個(gè)階段的學(xué)業(yè)水平。但是很多人把奧數同優(yōu)質(zhì)教育資源的獲得聯(lián)系到了一起。

陳志文

實(shí)際上,這是將優(yōu)質(zhì)教育資源的供需矛盾或者沖突聚焦在了奧數上。

葛 軍

對。這還涉及到一個(gè)問(wèn)題,就是如何客觀(guān)評價(jià)學(xué)校。如果一所學(xué)校把基礎相對薄弱的孩子培養的非常優(yōu)秀,那我認為這所學(xué)校的辦學(xué)成就是遠大于那些擁有優(yōu)秀生源的學(xué)校,這樣的學(xué)校我認為是一所優(yōu)質(zhì)的學(xué)校,這樣的校長(cháng)我認為是最優(yōu)秀的校長(cháng)。

陳志文

評價(jià)學(xué)校的核心是學(xué)校的培養能力,而不是簡(jiǎn)單的看最終結果。

葛 軍

從競賽的角度講,我們認為好孩子不是培養出來(lái)的,而是引導出來(lái)的。

陳志文

您覺(jué)得什么樣的孩子不適合學(xué)數學(xué),或者可以不用考慮學(xué)數學(xué)?

葛 軍

這個(gè)問(wèn)題我也在考慮。我認為沒(méi)有適合或者不適合的,關(guān)鍵是如何培養、如何學(xué)習。

人的思維可以分為形象性思維和抽象性思維,其中抽象性思維可以通過(guò)一些理科類(lèi)課程進(jìn)行訓練,尤其是數學(xué),但怎樣訓練值得探討。我們應該認識到,之前,走了一些彎路,有些實(shí)踐還比較膚淺,沒(méi)有真正注重孩子邏輯思維培養的過(guò)程,這會(huì )導致學(xué)生們覺(jué)得學(xué)數學(xué)就是單純?yōu)榱私忸}。

讓學(xué)生了解一些數學(xué)史,了解數學(xué)中一些有趣的故事,了解一些淺顯的、基本的數學(xué)思想方法,這可以幫助學(xué)生加強對數學(xué)的理解,提高他們的數學(xué)素養。

有些學(xué)生可能認為,學(xué)不好數學(xué)是與生俱來(lái)的缺陷,在我看來(lái)這其實(shí)是一種心理暗示。如何加強這類(lèi)孩子的理性思維培養?我認為首先要強調質(zhì)疑,能夠提出問(wèn)題,然后要強調辯理,也就是將別人不同的觀(guān)點(diǎn)、做法放在一起進(jìn)行評析、加以解剖,看看哪個(gè)觀(guān)點(diǎn)、做法更加合理。

陳志文

您覺(jué)得數學(xué)學(xué)科對您最大的影響是什么?或者給您帶來(lái)的最大價(jià)值是什么?

葛 軍

數學(xué)對我的影響是多方面的。首先是思考問(wèn)題的邏輯性。其次是對信息的篩選,可以快速篩除一些不必要的信息。比如一篇上萬(wàn)字的文章,通過(guò)瀏覽標題和結論之后,思考其邏輯生成,我就可以用幾句話(huà)歸納出文章的大概要義。

陳志文

這其實(shí)是一種基本的科學(xué)素養,現在很多人都比較欠缺,比如網(wǎng)上有些文章的觀(guān)點(diǎn)和依據是沒(méi)有任何邏輯關(guān)系的。

葛 軍

我們從小學(xué)到初中再到高中,對邏輯知識的培養一直沒(méi)有重視起來(lái)。通過(guò)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或思考來(lái)培養孩子的邏輯思維是一種途徑。但更為重要是從小學(xué)乃至幼兒園開(kāi)始,讓孩子接受邏輯化的思考方式。

陳志文

在您看來(lái),我們的孩子從小接受了更多的文學(xué)性的培養,而缺少了邏輯性的培養,所以您倡導全科閱讀。

葛 軍

沒(méi)錯,我的要求是每個(gè)學(xué)科都要進(jìn)行拓展閱讀,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全學(xué)科閱讀”。對于高中教育來(lái)說(shuō),“全學(xué)科閱讀”可以促進(jìn)學(xué)生對各個(gè)學(xué)科教材的學(xué)習,有利于掌握各個(gè)學(xué)科的思維方法,促使各學(xué)科知識與方法的更進(jìn)一步融通。

我們學(xué)校的全科閱讀分為幾個(gè)大類(lèi),如人文類(lèi)、科技類(lèi)、工具類(lèi)、語(yǔ)言類(lèi)、藝術(shù)類(lèi)、體育類(lèi)等等。我們會(huì )對學(xué)生的閱讀進(jìn)行評估,目的是促進(jìn)他們多學(xué)科閱讀下融通化理解單一學(xué)科的知識、方法及其應用。

陳志文

我非常贊同您做法。從我的角度看,我們的中學(xué)生太欠缺邏輯性了,我們的語(yǔ)文教學(xué)過(guò)度強調文學(xué)性。以SAT為例,除了數學(xué)部分,閱讀部分大多是考察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習能力,寫(xiě)作部分則是考察學(xué)生的邏輯能力。

葛 軍

我們開(kāi)展的全科閱讀還有一個(gè)基本出發(fā)點(diǎn),就是不希望孩子反復刷題,而是通過(guò)閱讀一些各學(xué)科領(lǐng)域大師名家的著(zhù)作開(kāi)拓視野,這是非常有意義的……

“數學(xué)帝”談高考,命題要平穩

陳志文

從數學(xué)命題的角度看,您似乎成為了一個(gè)標簽,試題難度提高就會(huì )想到您是命題人,認為您是最能出數學(xué)難題的人,網(wǎng)絡(luò )上稱(chēng)呼您為“數學(xué)帝”,對此您怎么看?

葛 軍

我認為試題難易程度的變化原因是多方面的,有主觀(guān)的,也有客觀(guān)的。按常理來(lái)講,考試是一個(gè)科學(xué)評價(jià)工具,不能因政策調整而出現太大的起伏。

陳志文

當時(shí)江蘇的高考改革還處在探索階段。

葛 軍

是的,在探索階段,高考試題難度的穩定性很重要。如果不穩定,就會(huì )出現一些問(wèn)題。比如試題突然變容易了,成績(jì)相對一般的學(xué)生可能會(huì )覺(jué)得考得不錯。但其實(shí)最高分都是相對的,成績(jì)分層依然存在,即便個(gè)人分數高了,但是分層不會(huì )有大的變化。

陳志文

我覺(jué)得2009年江蘇的高考政策是一次回調。

葛 軍

沒(méi)錯,是政策的回調。多種原因導致2009年江蘇高考分數非常高,相應的矛盾也就凸顯出來(lái)了……。所以,2010年江蘇高考錄取采用了文理分開(kāi)劃線(xiàn)的方式,但還是堅持數學(xué)不分文理。為了保證考試的穩定性,政策就要回歸正常。這次政策回歸本身沒(méi)有問(wèn)題??墒?,因上一屆的高考數學(xué)影響,那些平時(shí)數學(xué)學(xué)習水平相對較低但希望高考可以獲得高分的考生,就覺(jué)得2010年江蘇高考數學(xué)試題“太難”了。

陳志文

是的,這部分學(xué)生會(huì )把上一年的試題作為參考。

葛 軍

對。但對于排在前30%的學(xué)生來(lái)說(shuō),當年的試題是充分體現了他們平時(shí)的努力。學(xué)生三年的努力得到了匹配性的界定,而不是機會(huì )性界定。

陳志文

有很多人,包含教師、學(xué)生,如果拿原來(lái)的尺子去衡量未來(lái)取得的結果,會(huì )發(fā)現差距很大。但這其中的原因非常復雜,并不是您向來(lái)就喜歡出難題。

葛 軍

這和難題沒(méi)有關(guān)系。如果把江蘇卷和全國卷、他省卷放在同一個(gè)平臺上評析,江蘇卷不算難。

陳志文

現在很多人把試題的難度和負擔輕重劃等號,尤其是高考,認為試題難了所以負擔就重了,您覺(jué)得試題難度和負擔有關(guān)系嗎?

葛 軍

可能會(huì )有一定的關(guān)系,這需要我們思考背后的原因。如果試題難度比較穩定,不出現大的波動(dòng),大家對自己的學(xué)習水平都比較了解,心態(tài)比較平和,通過(guò)努力可以讓成績(jì)有一定的提高,此時(shí)試題的難易就不可能成為人們議論或算計的事情,學(xué)生則一心一意按照考試要求、回歸教材,熟練掌握基本知識與方法,平靜地接受對自己的客觀(guān)地、科學(xué)地檢測。但是如果試題難度下降了,考生本身的實(shí)力只能考90分,他會(huì )覺(jué)得努力一下可以考到120分,因此就會(huì )拼命刷題,錯誤地認為多刷題就可以提高分數。這樣,學(xué)生努力的方向以及虛假信心會(huì )導致心態(tài)失衡,導致學(xué)生的負擔更加重了。不僅如此,其結果還導致學(xué)生沒(méi)有真正理解數學(xué)基本知識、方法,未能養成良好的數學(xué)思維習慣。

什么樣的題是“難題”?這本身就是一個(gè)復雜的詞,難以下定義,甚至可以說(shuō)不可能有統一的定義。

陳志文

您說(shuō)的沒(méi)錯?,F在很多家長(cháng)和孩子認為努力就可以考上清華北大,拼命地加班加點(diǎn)刷題。我認為試題難易度和負擔輕重之間有一些間接地相關(guān)關(guān)系,但是沒(méi)有絕對的邏輯關(guān)系,再難的考試得零分都很容易,再簡(jiǎn)單的考試得滿(mǎn)分都很難。所以我們在考試改革中不能把試題難度和負擔直接掛鉤。就如您剛才講的,試題難度下降反而加重了負擔,根本原因是試題難度下降推高了學(xué)生和家長(cháng)的期望。

葛 軍

此外,試題難度下降還會(huì )出現更復雜的問(wèn)題,比如會(huì )讓教師們學(xué)習研究的氛圍變淡薄,染上了狹隘的功利色彩,缺失了不斷進(jìn)取的動(dòng)力。

陳志文

您怎么看待現在的減負?

葛 軍

我認為減輕學(xué)生負擔是必要的,但是要明白如何減負,哪些內容屬于減負的范疇也要界定清楚,不能把學(xué)生感興趣的內容也納入減負的范疇。比如,有一部分學(xué)生喜歡做競賽題,并且樂(lè )在其中,而對不喜歡競賽的學(xué)生來(lái)說(shuō),做競賽題就非常痛苦。所以,我認為減負應該是一個(gè)引導性的過(guò)程,不能用一些含糊的詞語(yǔ)、簡(jiǎn)單化的措施來(lái)界定教學(xué)行為或教育行為。

我們一定要從多個(gè)角度去考慮減負:

第一,從宏觀(guān)的角度看,要做好教育資源的支持,比如讓農村薄弱地區的孩子可以接觸、感知到更好的教育。

第二,科學(xué)引導減少學(xué)生的作業(yè)量,哪些作業(yè)需要減,如何減,這需要各地教研部門(mén)的切實(shí)研究和引導。因為各地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文化教育水平不一樣,不可一刀切,可以有底限。

第三,對于不同學(xué)校要有不同的要求,而且要進(jìn)行宏觀(guān)跟蹤和微觀(guān)調控。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負擔重。

對上層來(lái)說(shuō),減負應該從宏觀(guān)的角度去引導,中層要思考如何有效的教學(xué),下層要探尋孩子作業(yè)優(yōu)質(zhì)化的途徑。落實(shí)減負的關(guān)鍵是要正確的推進(jìn)。

陳志文

減負要做好區別化,一刀切式的減負顯然是錯的。我的一個(gè)原則是,教育至少不能封頂,我們現在很多地方封頂了,這是不符合因材施教的。有些孩子想學(xué)就應該讓他學(xué),美國的AP課程就是為中學(xué)生提供的大學(xué)先修課程。

高考試題不是難了,而是容易了

陳志文

今年高考后,輿論反饋數學(xué)很難,就有人造謠說(shuō)是您出的題。您后來(lái)澄清時(shí)提到,這些年高考試題不是難了,而是容易了。您為什么會(huì )這樣說(shuō)?

葛 軍

我認為有幾個(gè)原因。首先,從試卷來(lái)看,對于知識點(diǎn)的考察沒(méi)有問(wèn)題,基本都覆蓋了,但是對數學(xué)思維方法的要求變低了,在試題中體現少了。數學(xué)原本可以對學(xué)生的抽象性及邏輯性思維進(jìn)行考察,一旦弱化了數學(xué)思維考察的功能,可能就有人認為可以不學(xué)數學(xué)了。但實(shí)際上,人們日常生活是不能脫離數學(xué)思維的。

其次,作為單一的考察方式,一些基本內容沒(méi)有考,反而考察了一些涉及“數學(xué)文化”實(shí)際背景的內容,有一部分孩子是不適應的。一是,數學(xué)文化應該怎么考察,目前還鮮少有人真正深入探討研究過(guò);二是,考察數學(xué)文化的實(shí)際背景是否公平,因為有一部分學(xué)生沒(méi)有相關(guān)背景知識(尤其是國外的)的認識與理解,造成了學(xué)生以為題目看不懂,客觀(guān)干擾了學(xué)生的正常答題心態(tài)……

最后,今年命題有一些新的嘗試,客觀(guān)上,有些角度值得嘗試,但是推進(jìn)的步伐是否有點(diǎn)快了,牢記蝴蝶效應。慢慢來(lái)吧。

陳志文

我通過(guò)梳理數據發(fā)現,高考人數最近十幾年來(lái)在持續下降(高職單招除外),但是各省理科600分以上的學(xué)生人數大規模增長(cháng),最低的增長(cháng)了十幾倍,最高的增長(cháng)了幾十倍。這就意味,考生的絕對數量在減少,但是高分考生卻大規模增加。從這個(gè)角度看,高考其實(shí)是變容易了而不是變難了,數學(xué)也是其中之一。所以,我不覺(jué)得高考試題的難易度在增加學(xué)生負擔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。

葛 軍

沒(méi)錯,是這樣的。從整體上看,高考應該來(lái)說(shuō)是趨于容易了,而且是絕對性容易,不只是數學(xué)。我認為容易分兩種:一是相對性容易,一是絕對性容易。我們的考試內容一般分為三類(lèi),一部分是所有學(xué)生必須掌握的基本內容,一部分是大多數學(xué)生能夠掌握的內容,還有一部分是要求少數孩子掌握的內容。相對性容易就是,在這個(gè)層面上,有少量?jì)热輲в幸欢ㄋ季S含量,將一些容易的基本知識換個(gè)角度來(lái)考,事實(shí)上解題方法學(xué)生是會(huì )的,這樣的考察方式可以讓學(xué)生基礎打的更扎實(shí),而不是純粹的反復做簡(jiǎn)單容易的題,能力沒(méi)有提高。我們現在高考試卷中容易的題缺少這種思維含量,但這主要依賴(lài)于命題人對學(xué)科的理解和感悟,對命題人來(lái)說(shuō)是有難度的。

陳志文

您之前提到,高考命題要平穩。但是我個(gè)人覺(jué)得有一個(gè)問(wèn)題必須要改,就是高考命題的固化。我大概梳理研究了七個(gè)地區的試卷,縱向對比三年的試題知識點(diǎn)發(fā)現,知識點(diǎn)和題型的固化率非常高,低的大約70%,高的逼近90%。對此,您怎么看?

葛 軍

這個(gè)問(wèn)題我也思考過(guò),我覺(jué)得需要關(guān)注的是,怎么理解固化?在學(xué)校教學(xué)過(guò)程中,教法是不斷在調整的,但教學(xué)內容基本是固定的。同理,考試也是一樣的,每年參加考試的學(xué)生不一樣,但知識點(diǎn)的角度相對一致。以數學(xué)為例,知識點(diǎn)基本上3年就可以覆蓋一次。那么,也就可以說(shuō)是固化的,但背后是相對的非固定性。

我認為,如果一份試卷中70%的比例必須考基本內容,那么在一段時(shí)間內可能每年有30-40%的知識點(diǎn)是重復的,這沒(méi)有問(wèn)題,因為考試對象每年都在換。而另外30%的考試內容需要有一個(gè)大框架來(lái)加以界限,在此前提下每次可以有一點(diǎn)兒的創(chuàng )新就好?!皠?chuàng )新”的最基本的方式是組合,也就是不同知識點(diǎn)的組合,形成不同題目,但要前溯、后慮學(xué)生學(xué)習、教師教學(xué)的適應性,不要追求較大的、復雜的組合。我不贊成“人為創(chuàng )新”。首先,因命題者的“蝴蝶效應”導致下一屆高三的復習內容體系變得可怕起來(lái),比如,某一年的高考題會(huì )在相關(guān)地區被直接簡(jiǎn)單的模仿,如果新題型出現,就會(huì )有人想辦法拼湊這些題,而且會(huì )加很多“料”。其次,組合試卷的“度”不太好把握,出題的過(guò)程中一旦欠缺考慮,就會(huì )產(chǎn)生嚴重影響學(xué)校的正常教學(xué)秩序。

我個(gè)人主張出題時(shí)可以增加對邏輯思維的考察,其實(shí)就是把學(xué)習該學(xué)科的基本方法表達一下。另外,選擇題和填空題的功能、定位、題量等,都值得作深入細致的探討,不可輕率地添加題型,現在數學(xué)試卷越來(lái)越冗長(cháng),值得理性推敲。

陳志文

您的意思我明白了。但有些時(shí)候,知識點(diǎn)和題型是大面積固化,比如前兩年的數學(xué)第一題基本都是考集合,我覺(jué)得不應該完全重復。

葛 軍

確實(shí)也存在這個(gè)問(wèn)題,但這會(huì )客觀(guān)存在的??梢詮膬蓚€(gè)角度來(lái)分析原因。

第一個(gè)最本然的角度是課時(shí)。教材上有課時(shí)的要求,每個(gè)課時(shí)要體現其知識點(diǎn)。有些知識點(diǎn)要求學(xué)生了解,那么就必須出考察學(xué)生了解程度的題,這類(lèi)題相對容易,自然就排到試卷前面了。所以,就數學(xué)試卷來(lái)說(shuō),就出現了第一題考察的知識點(diǎn)基本都是集合的情況。

第二個(gè)角度是對應課標。取消考綱,回歸課標,原本是想引導教學(xué)回歸教材,我覺(jué)得非常有意義。但事實(shí)上,在實(shí)踐過(guò)程還沒(méi)有回歸,很多學(xué)校都有自己的教學(xué)模式和講義,導致學(xué)生在高考時(shí)往往會(huì )花大量時(shí)間準備。

所以我也在考慮,您提到的知識點(diǎn)和題型相對固化的試卷結構,其實(shí)也是一件藝術(shù)品,我們從低往高看,可以看出它是有難易度區分的,這樣也未嘗不可以。我認為,在內部進(jìn)行一些微調是必須的,這實(shí)際上也是出題人的追求。但我不主張對大格局進(jìn)行大的調整,如果出現比較大的調整,會(huì )引起大家的恐慌、煩躁……

傳承傳統、面向未來(lái)

構建了全方位育人模式

陳志文

您到南師附中擔任校長(cháng)已經(jīng)七年了,您覺(jué)得您給南師附中帶來(lái)了什么?

葛 軍

剛到南師附中時(shí),我給自己的定位就是盡量把原有的優(yōu)良傳統傳承下來(lái),比如實(shí)驗意識、踏實(shí)做事、強調規范的傳統。我的態(tài)度是潤物無(wú)聲,一方面往更高的高度推進(jìn),另一方面還要結合當下,保持領(lǐng)先性,堅守教育的本質(zhì)??傮w來(lái)說(shuō)就是,一要調整,二要堅守,三要弘揚。

陳志文

擔任南師附中校長(cháng)這七年里,您最滿(mǎn)意或者最高興的是什么?

葛 軍

其實(shí)有很多。第一是我和孩子們進(jìn)行學(xué)習交流時(shí),尤其是與他們交流數學(xué)競賽相關(guān)內容時(shí),其實(shí)促進(jìn)了我自身的學(xué)習,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,也是開(kāi)心的事情。

第二是學(xué)校的管理,我更善于制度的推行。比如職稱(chēng)管理機制,我們采用了客觀(guān)的、相對科學(xué)的積分機制,通過(guò)體系讓大家認識到每個(gè)人自身努力的狀態(tài)、自我專(zhuān)業(yè)發(fā)展能力的大小。

我們會(huì )從若干個(gè)維度來(lái)構建積分機制,包含政策文件規定的維度,再融入南師附中文化要素的維度,各項評價(jià)指標的權重是經(jīng)過(guò)大家合議的,避免采用單一、狹隘的指標進(jìn)行比較。比如對于論文、課題的要求,我們不會(huì )把兩者分開(kāi)評價(jià),因為核心是教師的研究意識。在對積分的衡量上,也不是某一部分的積分越高越好,我們要求老師在某些內容板塊上,達到基本要求就可以了。

擔任班主任、援疆支邊、學(xué)校資源輻射聯(lián)合辦學(xué)校等都是我們積分計算的維度,讓教師既能看到自己的工作量,也能明確自己該怎么努力。數據不是最重要的,評價(jià)的核心是讓大家認識到,只要努力就會(huì )得到應有的尊重,心態(tài)也就會(huì )變得平和。

陳志文

做南師附中校長(cháng)的這些年來(lái),您遇到的最棘手的一件事是什么?

葛 軍

人的認識如何自覺(jué)地與時(shí)俱進(jìn),這是一個(gè)比較棘手的問(wèn)題。我的處理事務(wù)的基本方式是,做事情要預在先、議在先,一起商量;我習慣凡事把最壞的結果先考慮到,做好最壞的打算。

當遇到問(wèn)題時(shí),我會(huì )從兩個(gè)方面著(zhù)手解決:一是依靠大家,二是找問(wèn)題的源頭,弄清楚事情的來(lái)龍去脈,復雜的事情在剛開(kāi)始時(shí)一定非常簡(jiǎn)單的。

陳志文

您這樣的做事方式實(shí)際上可執行性特別強,鏈條非常嚴密,對于最壞的結果也有所準備。

您覺(jué)得在未來(lái)南師附中還有哪些方面需要重點(diǎn)完善?

葛 軍

我始終堅信學(xué)校的生命力在于教師。南師附中未來(lái)更重要的是利用現有條件繼續強化教師隊伍建設。一名優(yōu)秀教師可能用一句話(huà)就會(huì )引發(fā)孩子更多思考和興趣,從而激發(fā)學(xué)生努力向上的勁頭。

陳志文

沒(méi)錯。您在完善師資隊伍建設過(guò)程中遇到的最大阻力或者困難是什么?

葛 軍

在當下,主要困難還是各地政策的不均衡性,我們在努力平衡一些政策的同時(shí),也在尋求一些政策支持。南京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狀況、文化制度等,對于人才的吸引還有一段路要走,我們很想在見(jiàn)證南京不斷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中完善學(xué)校的教師隊伍建設,選拔吸引一批最頂尖的人才投身到高中教育之中,給高中生以更高、更好、更多的引領(lǐng)。

另外,我們也在進(jìn)一步強化運用人工智能技術(shù),來(lái)輔助支持教師隊伍建設。也許速度會(huì )比預期緩慢很多,但我希望通過(guò)人工智能系統的構建,讓學(xué)生們能夠進(jìn)入全球化的頂尖課程體系中學(xué)習。

陳志文

南師附中還聯(lián)辦了一所科技高中,請您介紹一下辦這所學(xué)校的原因是什么?

葛 軍

南師附中秦淮科技高中是南京市教育局、秦淮區人民政府、南京師范大學(xué)附屬中學(xué)三方合作建立的一所高中,目標要建立一所緊跟世界科技發(fā)展潮流的高水平中學(xué)。

我覺(jué)得科技人才的培養是需要花大力氣的,需要有一條通道讓孩子得以更快更好的培養?;诮K及南京目前的教育水平,需要辦一所具有示范性的科技高中。有一批孩子,如果僅用分數來(lái)衡量,可能成績(jì)偏弱,但是他們從小接受過(guò)科技素養的培養,對科技有濃厚的興趣,如果把這些孩子吸引到科技高中來(lái),能讓他們更卓越。

陳志文

這也是因材施教。

葛 軍

沒(méi)錯,是在貫徹因材施教。

陳志文

據了解南師附中在延安也承辦了一所分校,這是學(xué)校教育扶貧的舉措嗎?

葛 軍

延安新區江蘇中學(xué)(南京師范大學(xué)附屬中學(xué)延安學(xué)校)。從南師附中的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是優(yōu)質(zhì)教育資源輻射的一個(gè)嘗試,也是南師附中應盡的義務(wù)。輸出南師附中教育資源的做法,反過(guò)來(lái)對南師附中也是一種促進(jìn),我們在當地管理學(xué)校的同時(shí)也在思考,全面理解教育的意義,調整我們自己的辦學(xué)目標、路徑、策略。

到延安新區承辦學(xué)校,更多的是雙方學(xué)校的交流,延安新區江蘇中學(xué)可以吸納南師附中一些優(yōu)秀的做法,提升辦學(xué)水平;南師附中的學(xué)生可以將延安新區江蘇中學(xué)作為基地,進(jìn)行愛(ài)國主義教育,兩者相得益彰,在無(wú)形中構建了全方位的育人模式。

陳志文

11月12日,中共中央和國務(wù)院印發(fā)了《新時(shí)代愛(ài)國主義教育實(shí)施綱要》,請您介紹一下南師大附中是如何實(shí)施愛(ài)國主義教育的?

葛 軍

我有以下幾個(gè)方面的實(shí)踐探索:

第一,南師附中是一所有著(zhù)優(yōu)秀歷史傳統的學(xué)校,一直堅持著(zhù)對學(xué)生愛(ài)國主義情懷的教育,如,高一新生入校,通過(guò)校史中知名校友(如彭佩云、袁隆平、劉永坦……)的愛(ài)國奮進(jìn)的故事,熏染孩子們熱愛(ài)祖國,勤奮學(xué)習。

第二,要求學(xué)生參與國防教育。

第三,南師附中還是一所青少年航空學(xué)校,是全國十六所航校之一。讓準軍人的行為要求,感染每一位附中學(xué)子,肩負歷史使命,責任有擔當。

此外,學(xué)校還利用德育微型系列課程進(jìn)行革命主義教育和理想主義教育,組織學(xué)生參觀(guān)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等活動(dòng),還會(huì )把一些名師名家請進(jìn)來(lái)為學(xué)生做講座。

我們培養學(xué)生責任有擔當、人文素養厚、科學(xué)理性強、創(chuàng )新意識濃。所以,當國家提出高中育人方式轉變時(shí),我們更多是整合、融通、簡(jiǎn)約已有的課程體系,并更新原有的一些做法,更好地貫徹當下政策。

懂學(xué)科、懂管理

一名優(yōu)秀校長(cháng)的必備素養

陳志文

您最初在大學(xué)當老師,主要是培養中小學(xué)老師,后來(lái)成為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,您對中小學(xué)教育的看法有沒(méi)有不同?對于大學(xué)教師和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,您更享受哪種身份?

葛 軍

在大學(xué)的教學(xué)和后來(lái)在中學(xué)的教學(xué)與管理,這是兩個(gè)維度。在大學(xué)里,教學(xué)是教學(xué)生如何認識基礎數學(xué),了解高等數學(xué)和中學(xué)數學(xué)之間的貫通關(guān)系,但總覺(jué)得不能直接達到自己所希望的目標,看不到具體的成果。在中學(xué),我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繼續強化對數學(xué)學(xué)科的理解和對教育的認識,并且能付諸于具體實(shí)踐,促進(jìn)學(xué)生的健康生長(cháng),這是我的夢(mèng)想。

陳志文

在您看來(lái),一名優(yōu)秀的校長(cháng)需要具備哪些素養?一名優(yōu)秀的教師未必適合做一名優(yōu)秀的校長(cháng)。

葛 軍

沒(méi)錯。首先,不同的學(xué)??赡苡胁煌膫戎?。比如南師附中,校長(cháng)至少要具備兩個(gè)素養,一是學(xué)科的支撐,在學(xué)科方面至少是個(gè)行家;二是必須踐行民主科學(xué),要懂系統管理,堅持“尊重、理解、努力、學(xué)習”的文化品格,依法治校。

陳志文

我感到,您的管理思維和管理模式與您學(xué)數學(xué)有直接關(guān)聯(lián),您思考問(wèn)題非常嚴密,做事會(huì )考慮到多種可能性,您治校的執行力也比較強,這正是數學(xué)學(xué)科非常突出的特點(diǎn)。

葛 軍

也可以這么理解。其實(shí),我習慣于反思,是在反思中學(xué)習、調整、摸索前行。凡事畢反思憾,擬定出下次改進(jìn)的內容與路徑。我也很注重學(xué)習成功人士的管理經(jīng)驗。

陳志文

您比較欣賞和尊敬的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有哪幾位?

葛 軍

我比較欣賞那些對學(xué)校一心一意,工作兢兢業(yè)業(yè),甚至把學(xué)校融入到自己生命中的校長(cháng),比如南師附中的老校長(cháng)胡百良。我也很欣賞那些通過(guò)一點(diǎn)一滴的工作,帶領(lǐng)學(xué)校從小到大、從弱變強的校長(cháng),比如人大附中的劉彭芝校長(cháng),上海中學(xué)的唐盛昌校長(cháng),他們都值得我去學(xué)習。

陳志文

您怎么評價(jià)自己,或者您有什么特點(diǎn)?

葛 軍

從我自身來(lái)講,我覺(jué)得自己還要不斷學(xué)習,不斷讀書(shū),不斷求索,以應對新時(shí)代下出現的問(wèn)題,這是我的狀態(tài)。

陳志文

不斷地琢磨和思考。

葛 軍

我喜歡把問(wèn)題想清楚再去做??偸?,先思考別人或別校的優(yōu)點(diǎn)和不足,換位思維,再來(lái)思考自己該怎么做。

陳志文

您覺(jué)得父母對您有哪些影響?

葛 軍

我的父母識字不多但是識事。他們看問(wèn)題的方法給我的啟發(fā)比較多,比如能不能換個(gè)角度、多種角度去看待問(wèn)題,還有做事要努力……

陳志文

我覺(jué)得父母對孩子的影響是決定性的,孩子的基本面就是父母決定的,無(wú)論是遺傳還是家教。如同您之前講的,看問(wèn)題要多方面去看,站在別人的角度去看。

葛 軍

沒(méi)錯,我就是努力這么做的。

陳志文

您覺(jué)得您對自己孩子最大的影響是什么?或者從他身上能映射出自己哪些特點(diǎn)?

葛 軍

我覺(jué)得我對孩子最大的影響還是思維方式,他的思維深刻性非常好。以前跟他一起交流時(shí),我更多的是啟發(fā)他要多角度看待問(wèn)題,更強調思維的方法,還有就是平常心,不要功利化。另外,我們更多的是給他一種尊重,尊重他的選擇。

陳志文

他的這種獨立思考就是理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