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朱華偉
1949-2019

發(fā)

本期嘉賓
與新中國同行——基礎教育發(fā)展之路
基礎教育發(fā)展之路
朱華偉
深圳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
ZHUHUAWEI
深圳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 朱華偉
朱華偉,教育學(xué)博士,二級教授,特級教師,博士生導師,享受?chē)鴦?wù)院政府特殊津貼,全國優(yōu)秀教育工作者,深圳教育改革先鋒人物?,F任深圳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、黨委書(shū)記。兼任中國高等教育學(xué)會(huì )教育數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委員會(huì )常務(wù)副理事長(cháng),曾任國際數學(xué)奧林匹克中國國家隊領(lǐng)隊、主教練,率中國隊獲團體冠軍,指導多名選手獲國際金牌。

本期嘉賓

主持人

CHENZHIWEN
陳志文 中國教育在線(xiàn)總編輯
陳志文,中國教育在線(xiàn)總編輯,中國教育發(fā)展戰略學(xué)會(huì )人才分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。

辦一所具有世界影響力的中學(xué)

中國教育在線(xiàn)
+ 關(guān)注

從汝南走向世界,從世界奔赴南粵,在南粵歸附深中,朱華偉始終以“為國家培養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”為己任,執著(zhù)地追尋著(zhù)自己的教育夢(mèng),堅定地向世界展示中國人的信心和實(shí)力,不遺余力地為中國教育貢獻智慧和力量。

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,深圳評選出兩位教育改革先鋒人物,一個(gè)是南方科技大學(xué)校長(cháng)、中國科學(xué)院院士陳十一,另外一個(gè)就是深圳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朱華偉——

緣起數學(xué):從愛(ài)上數學(xué)到愛(ài)上教育

陳志文

您高中畢業(yè)后入讀師范,后來(lái)一直學(xué)數學(xué)、研究數學(xué)教育,您為什么如此喜歡學(xué)數學(xué)、教數學(xué)?

朱華偉

我1979年高中畢業(yè),受“文革”的影響,中學(xué)期間基本沒(méi)讀過(guò)什么書(shū)。但當我讀完徐遲的報告文學(xué)《哥德巴赫猜想》后,文中數學(xué)家陳景潤的故事讓我徹夜難眠,對我影響極深。在高考報志愿時(shí),我的四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填的全是數學(xué)。后來(lái),我如愿入讀了汝南師范學(xué)校數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。

進(jìn)入汝南師范后,因為對數學(xué)特別感興趣,讀一年級時(shí)我就獲得了全校數學(xué)競賽第一名。畢業(yè)后,我被分配到縣里的農村中學(xué)——紅光高中(現汝南一中),教高中畢業(yè)班數學(xué),這段經(jīng)歷讓我對教書(shū)產(chǎn)生了特別濃厚的興趣??梢哉f(shuō),我是先喜歡數學(xué)、喜歡孩子,后來(lái)喜歡數學(xué)課堂、數學(xué)教育,隨著(zhù)經(jīng)歷的變化和人的成長(cháng),最后就變成了喜歡教育。

陳志文

您19歲就當教師,剛畢業(yè)直接教高中畢業(yè)班,非常優(yōu)秀。

朱華偉

十年“文革”,青黃不接,那時(shí)有能力做高中老師的人很少。1978年春天,恢復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學(xué)生入學(xué),1982年才有了第一批本科畢業(yè)生。

那時(shí)正值改革開(kāi)放初期,整個(gè)國家充滿(mǎn)正能量。對有知識、有文憑的人,也是前所未有的重視。上世紀80年代初,我在高中教書(shū)時(shí),復讀的學(xué)生還比較多,很多學(xué)生與我年齡相當,甚至有些人比我還大。很快,我當了班主任,第二年就承擔學(xué)校團委書(shū)記工作,邊干邊學(xué)。

陳志文

當時(shí)已經(jīng)很受重視,但還是選擇繼續深造?

朱華偉

是的,因為還想有更大的發(fā)展空間。1985年,我通過(guò)專(zhuān)升本考上了河南教育學(xué)院讀本科,畢業(yè)后回到縣城的汝南二高,教高中畢業(yè)班數學(xué),之后邊教書(shū)邊準備考研究生。

1986年,中國第一次正式參加國際數學(xué)奧林匹克,湖北省隊成績(jì)優(yōu)異,在著(zhù)名數學(xué)家齊民友教授的建議下,湖北大學(xué)開(kāi)始招收數學(xué)競賽研究生。1989年1月,我參加研究生考試,考入了湖北大學(xué)數學(xué)系的數學(xué)教育(數學(xué)競賽)專(zhuān)業(yè),也成為湖北省招的第一個(gè)數學(xué)競賽專(zhuān)業(yè)的研究生。

在武漢讀研的三年里,我如饑似渴地學(xué)習,收獲非常大。讀研期間,著(zhù)名數學(xué)家張景中院士推薦我先后擔任北京集訓隊、國家集訓隊教練。對于我們這些跨過(guò)十年“文革”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,這樣的學(xué)習機會(huì )十分難得。1992年研究生畢業(yè)后,我到武漢市教研室工作。1993年評為特級教師,當年31歲。

陳志文

這么年輕就被評為特級教師非常罕見(jiàn)。

朱華偉

屬于“破格”,因為我在教研室工作比較勤奮,成績(jì)也突出,又趕上湖北省有好的政策。

那時(shí)高考資料比較稀缺,我在高考資料、競賽資料的編寫(xiě)構思上做出了一些創(chuàng )新;在指導數學(xué)競賽過(guò)程中我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績(jì)。我當時(shí)是湖北奧校的副校長(cháng),帶領(lǐng)武漢隊參加1993年在成都舉辦的“華杯賽”并取得了全國個(gè)人冠軍;此外,我當時(shí)已經(jīng)發(fā)表了20多篇論文,出版了書(shū)籍。

我在武漢市教研室工作了三年,1995年調任江岸區教委副主任。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籌辦理科實(shí)驗班,立足在全面發(fā)展的基礎上,突出個(gè)性特長(cháng),及時(shí)發(fā)現和培養理科尖子,探索資優(yōu)生培養方法和成才規律。

記得當時(shí)辦理科實(shí)驗班,我還頂著(zhù)不小的壓力,堅持每周一下午去武漢六中上課,每周六上午去武漢二中上課,騎著(zhù)自行車(chē),風(fēng)雨無(wú)阻,不取報酬?,F在想來(lái),90年代初我已經(jīng)在開(kāi)始探索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了。

陳志文

您2000年被派往美國做訪(fǎng)問(wèn)學(xué)者,這期間對您影響或者改變最大的是什么?

朱華偉

我在美國六個(gè)月,除了正常的學(xué)習外,還收集了大量的圖書(shū)資料。這段經(jīng)歷也讓我更加確定,我的性格不適合做教育行政官員,更想做點(diǎn)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事,辦好一所中學(xué),做中國的蘇霍姆林斯基。

陳志文

這段經(jīng)歷讓您重新找到了學(xué)術(shù)上的興趣和成就感,找到了自己的價(jià)值。

朱華偉

對,我覺(jué)得自己更適合做數學(xué)教育研究,或者更適合做教育。所以2000年9月,從美國做訪(fǎng)問(wèn)學(xué)者回國后,我毅然決然辭去了江岸區教育黨委書(shū)記職務(wù),2001年7月5日離開(kāi)了武漢。當時(shí)我39歲,一次機緣巧合,我獲任人大附中珠海校區校長(cháng)。辦學(xué)三年,當地政府部門(mén)以及人大附中劉彭芝校長(cháng)都很支持。學(xué)校辦得有聲有色。

2004年,應張景中院士之邀,我到了廣州大學(xué)軟件所,同年被評為研究員,接替張景中院士,擔任軟件所所長(cháng)。張景中院士在做人上、在數學(xué)上都對我有很大影響。

在廣州大學(xué)的十年,是我學(xué)術(shù)生涯中最好的十年。這十年里,我致力于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的教育研究,探索數學(xué)創(chuàng )新人才的早期發(fā)現和培養規律,兼任中國數學(xué)奧林匹克委員會(huì )委員,在國內外發(fā)表相關(guān)論文20余篇, 2009年擔任第50屆國際數學(xué)奧林匹克中國國家隊領(lǐng)隊、主教練,率中國隊獲團體冠軍,指導多名選手獲國際金牌。我運用教育數學(xué)思想,指導初中數學(xué)教材改革的理論研究和教學(xué)實(shí)踐,在《課程教材教法》等刊物發(fā)表相關(guān)論文10余篇,主要成果后來(lái)獲國家級教學(xué)成果獎二等獎(2018年)。2014年2月我負責籌辦廣州市教育研究院,并任院長(cháng)、黨委書(shū)記。2017年1月,我來(lái)到深圳,成為深圳中學(xué)第十八任校長(cháng)。

雖然這些年換了很多崗位,但我感到自豪的,是一直沒(méi)有脫離課堂。因為我喜歡數學(xué),喜歡學(xué)生,熱愛(ài)數學(xué)教育,熱愛(ài)教育事業(yè)。

畢生理想:培養具有中華底蘊和

國際視野的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

陳志文

為什么會(huì )來(lái)深圳中學(xué)當校長(cháng)?

朱華偉

之所以來(lái)深中就是為了追尋單純的教育夢(mèng)想。我畢生的理想,就是辦一所培養具有中華底蘊和國際視野的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的學(xué)校。

經(jīng)過(guò)70年的發(fā)展,新中國的基礎教育在世界上已有一定地位,但真正達到世界一流水平的高中還比較少,整體水平呈現“均值”高、“方差”低的特征,也就是說(shuō),雖然平均水平較高,但是出眾的人少,拔尖人才少。中國有兩所大家公認的國內最好的中學(xué),北有人大附中,東有上海中學(xué),在南中國還沒(méi)有可以跟這兩所學(xué)校比肩的中學(xué)。而身處深圳的深中,有與他們形成“三足鼎立”格局的潛質(zhì)。

我有近40年對教育的熱愛(ài)和豐富的教育經(jīng)歷,希望把自己的教育智慧和經(jīng)驗奉獻給學(xué)校,給更多老師提供發(fā)展平臺,為國家培養更多的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,這不僅僅是為社會(huì )作出自己的貢獻,也是在實(shí)現自己的人生價(jià)值。希望通過(guò)努力,帶領(lǐng)深中再上一個(gè)新臺階,達到國內領(lǐng)先、世界一流的水平。

陳志文

深中建校至今已經(jīng)72年了,您剛到深中任校長(cháng)時(shí),提出新的辦學(xué)目標是“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高中”。您覺(jué)得,何為“世界一流”?又該如何理解“中國特色”?

朱華偉

深中地處改革創(chuàng )新之城——深圳,伴隨著(zhù)深圳的發(fā)展而成長(cháng),擁有著(zhù)與深圳氣質(zhì)相符的文化和精神。建校70周年時(shí),學(xué)校發(fā)起了關(guān)于“深中精神”的大討論,得到了校友的熱烈回應。經(jīng)過(guò)充分討論和反復斟酌,我們在所有答案中取了“最大公約數”,確定了認可程度最高的八個(gè)字作為深中精神的總結:“追求卓越,敢為人先”。這是深中校園文化的核心所在。

七十余年來(lái),學(xué)校開(kāi)展了諸多教育教學(xué)改革,培養了一批富有開(kāi)拓創(chuàng )新精神的人才,這就是對“敢為人先”的最佳注腳。在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進(jìn)入新時(shí)代和國家加快建設“雙一流”的背景下,我們提出了“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高中”的辦學(xué)定位,也體現了深中人“追求卓越”的精神內核。

“中國特色”的教育必然是傳承中華文化血脈、踐行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、為國育才、服務(wù)國家發(fā)展的教育,這是新時(shí)代的要求。我們提出建設“世界一流高中”的目標,是響應國家建設“雙一流”大學(xué)的號召,因為要加快建設世界一流大學(xué),一定要有世界一流的高中畢業(yè)生,也就需要有相應的世界一流高中。

深中通過(guò)什么抓手去建成世界一流高中,世界一流高中又有哪些指標?我認為首先要以“立德樹(shù)人”為根本,要有優(yōu)美的、有文化底蘊的校園環(huán)境,還要有一流的教師和學(xué)生。我們的校園環(huán)境、教育理念、師資隊伍、教學(xué)設施、科研成果等都要向世界一流看齊。

我們也提出了新的培養目標,即培養具有中華底蘊和國際視野的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,中華底蘊、國際視野、拔尖創(chuàng )新這三個(gè)關(guān)鍵詞,是深中能否成為世界一流高中的重要指標。培養目標最終的落腳點(diǎn)在“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”上,創(chuàng )新型人才的核心是創(chuàng )造力,包括創(chuàng )造性精神、創(chuàng )造性思維和創(chuàng )造性能力等,這也是學(xué)校培養人才的主要著(zhù)力點(diǎn)。另外一個(gè)重要指標是,我們培養的畢業(yè)生要大部分能升入世界一流大學(xué)。實(shí)際上,目前我們現在每年有超過(guò)60%的學(xué)生進(jìn)入世界一流大學(xué)或在建世界一流大學(xué)。將來(lái),我們希望這個(gè)比例能夠達到80%以上。

陳志文

您此前曾致力于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的教育研究,如今在深中進(jìn)行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的實(shí)踐,為何培養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如此重要?

朱華偉

綜合國力的競爭說(shuō)到底是人才的競爭,而其中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又起著(zhù)重要的作用。上世紀末,就有教育家提出,50年間我們培養了不少合格人才,但也壓制了一些拔尖人才,不少有才華的學(xué)生被扼殺在搖籃里,特別是那些奇才、偏才。一個(gè)原因,就是我們把全面發(fā)展與個(gè)性發(fā)展對立了起來(lái)。

近十幾年來(lái),我國各大高校在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方面持續發(fā)力,諸多高等教育領(lǐng)域的“拔尖計劃”應運而生,如北京大學(xué)的“元培學(xué)院”、清華大學(xué)的“清華學(xué)堂人才培養計劃”、浙江大學(xué)的“竺可楨學(xué)院”等等。那么,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的培養應該是從大學(xué)才開(kāi)始的嗎?答案是否定的。

從教育科學(xué)的角度看,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所必備的許多重要素質(zhì)是在基礎教育時(shí)期培養和發(fā)展出來(lái)的,但這一點(diǎn)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并未受到應有的重視。在初、高中階段,我們就應該積極探索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的機制和模式,發(fā)現、孕育并系統培養人才苗子,建構一個(gè)符合人才成長(cháng)規律并與高等教育接軌的完整教育鏈。

陳志文

深中提出以培養具有中華底蘊和國際視野的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為己任,這也體現了學(xué)校的責任與擔當。那在培養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方面,學(xué)校具體有哪些探索?

朱華偉

我們的確做了很多探索,在資優(yōu)生培養方面積累了豐富經(jīng)驗,建立起較為完整的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體系。比如,啟動(dòng)個(gè)別化教育計劃(Individualized Education Plan),在落實(shí)國家基礎課程標準的前提下,根據學(xué)生的身心特征和實(shí)際需求,針對每個(gè)有特殊需要及才能的學(xué)生,擬定個(gè)性化的教育方案;邀請海內外知名學(xué)者講學(xué),開(kāi)拓師生的學(xué)術(shù)視野,至今已邀請了多位諾獎得主、兩院院士以及北大、清華、深大、港中大(深圳)、南科大的杰出學(xué)者為學(xué)生開(kāi)設“深中大講堂”,付云皓博士、韓嘉睿博士等國際奧賽金牌得主在內的青年學(xué)者,也常態(tài)化到深中為學(xué)生上選修課;搭建高端學(xué)術(shù)活動(dòng)平臺,讓學(xué)生在國際比較中迎接挑戰;拓展創(chuàng )新教育平臺,持續豐富優(yōu)質(zhì)學(xué)習資源,等等。

2017年,深中與華為聯(lián)合設立了“深中—華為特殊人才獎學(xué)金”,資助在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等方面具有特殊專(zhuān)長(cháng)的天才、偏才、怪才,助力他們成長(cháng)為國家棟梁之才。這兩年我們招了幾個(gè)孩子,都比較典型。有個(gè)孩子叫周楷文,對數理特別感興趣,他2017年9月入校讀高一,2018年7月就拿到了全國信息學(xué)競賽金牌,今年8月,以全國前10名的成績(jì)進(jìn)入國際信息學(xué)奧林匹克中國國家集訓隊。還有個(gè)孩子叫彭也博, 2018年春節過(guò)后來(lái)到深圳中學(xué)讀初一下學(xué)期,今年14歲,是2019年全國高中數學(xué)聯(lián)賽廣東省賽區第一名。

多元智能理論告訴我們,社會(huì )上有全才,但不是所有人都是全才,每個(gè)人擅長(cháng)的領(lǐng)域不一樣。拿一把尺子衡量所有人,勢必會(huì )讓那些在某一方面有特長(cháng)的人被埋沒(méi)。但反而是這些人,很有可能成為某個(gè)領(lǐng)域的卓越人才。

陳志文

在您看來(lái),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早期培養的關(guān)鍵是什么?

朱華偉

根據我個(gè)人的認識和經(jīng)驗,中學(xué)階段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的培養應該做好以下幾個(gè)方面的工作:首先,要打好基礎。俗話(huà)說(shuō),萬(wàn)丈高樓平地起。沒(méi)有繼承就沒(méi)有創(chuàng )新。其次,學(xué)校要為學(xué)生搭建多元發(fā)展平臺,激發(fā)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習興趣、求知欲和好奇心,培養發(fā)現問(wèn)題、提出問(wèn)題的能力。第三,培養學(xué)生的創(chuàng )造性思維、主動(dòng)探索精神、大膽質(zhì)疑、批判性思維能力、合作能力等,引導學(xué)生樹(shù)立獻身科學(xué)的志向,養成鍥而不舍的鉆研精神;在樹(shù)立科學(xué)精神的同時(shí),也要拓寬學(xué)生的人文視野,培養人文情懷。

奧賽爭論之思:

讓學(xué)生在擅長(cháng)的領(lǐng)域脫穎而出

陳志文

近些年來(lái),教育部門(mén)針對奧賽出臺了一些政策,在社會(huì )上引起了不小的爭論。作為曾經(jīng)的國際數學(xué)奧林匹克中國國家隊領(lǐng)隊、主教練,您對此怎么看?

朱華偉

很多人在談?wù)撨@件事情時(shí),其實(shí)并不知道數學(xué)競賽是做什么的。我從讀師范期間就參加數學(xué)競賽,研究生是數學(xué)競賽專(zhuān)業(yè),之后又擔任多年國家隊教練,這些經(jīng)歷讓我對數學(xué)競賽有更深刻的認識。

信息技術(shù)時(shí)代,國家急需大批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,而奧數是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早期識別與培養的重要途徑之一。從高校招生來(lái)看,雖然奧賽獲獎?wù)邊⒓痈呖疾辉偌臃至?,但教育部給予進(jìn)入國家集訓隊的學(xué)生保送北大、清華的政策,奧賽獲獎?wù)呷允敲帗尩膶ο?,不少名校給出“降至一本線(xiàn)錄取”的優(yōu)惠。

正因這樣,有不少家長(cháng)擠著(zhù)給孩子報奧數班,以此作為升名校的敲門(mén)磚,很少考慮孩子是否真的喜歡數學(xué),所以社會(huì )上才會(huì )出現針對奧數的爭論。

我認為,一窩蜂搞奧數實(shí)在沒(méi)必要,也不可行!奧數是一項高水平的開(kāi)發(fā)智力的活動(dòng),學(xué)習奧數也要有一定的數學(xué)天賦,和彈鋼琴要有音樂(lè )天賦是一樣的道理。

中國乒乓球為什么這么厲害?因為全民都會(huì )打乒乓球,但不一定都要去當世界冠軍,可以作為愛(ài)好、鍛煉身體、開(kāi)發(fā)思維。數學(xué)也一樣,只要孩子有興趣,就可以讓他多學(xué),不一定非要將來(lái)當數學(xué)家,而是通過(guò)數學(xué)學(xué)習,培養邏輯推理、幾何直觀(guān)、數學(xué)抽象、數學(xué)建模能力,培養他對數據的分析判斷、對圖形的認知,這種智力的開(kāi)發(fā)對孩子的一生都有好處。

那究竟什么樣的學(xué)生適合學(xué)奧數?我認為有兩類(lèi):一是對各門(mén)學(xué)科學(xué)習學(xué)有余力者,二是對數學(xué)有興趣者。

陳志文

那您如何評價(jià)這些針對奧數的爭議和非議?

朱華偉

社會(huì )上針對奧數所產(chǎn)生的爭論,主要是在小升初階段,小升初是“奧數熱”的根源,大家詬病的是奧數會(huì )給孩子增加學(xué)習負擔。對此,我有三點(diǎn)想法:

首先,在義務(wù)教育階段小學(xué)升初中,教育行政部門(mén)不允許有選拔性的考試,但各個(gè)學(xué)校的辦學(xué)水平、辦學(xué)資源不同,這是客觀(guān)現實(shí),也不可能在短時(shí)期內解決。有些學(xué)校的師資力量確實(shí)很強,適合培養拔尖人才,家長(cháng)們也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升初中、高中時(shí)能進(jìn)入更好的學(xué)校。

其次,每個(gè)孩子擅長(cháng)的領(lǐng)域不同,有的擅長(cháng)舞蹈,有的擅長(cháng)體育,有的擅長(cháng)文學(xué),有的擅長(cháng)數理。真正好的教育,應該是根據孩子擅長(cháng)的領(lǐng)域為他們提供適合的發(fā)展土壤和平臺。

第三,國家和人類(lèi)需要各種各樣的人才,我們沒(méi)有必要逼著(zhù)孩子成為十項全能運動(dòng)員。大家都在講,我們缺少創(chuàng )新的東西,歸根結底是我們缺少創(chuàng )新人才。而創(chuàng )新人才的培養,不可能從大學(xué)才開(kāi)始,要從小學(xué)、初中開(kāi)始,不然就把孩子們的天分埋沒(méi)了。

目前來(lái)看,即便沒(méi)有奧數,沒(méi)有數學(xué)競賽,孩子也會(huì )有其他負擔。我認為,對于青少年的課外興趣活動(dòng),積極的對策不應當是限制堵塞,而是開(kāi)源分流。發(fā)展多種課外活動(dòng),讓更多的青少年各得其所,把各種活動(dòng)都辦得像數學(xué)競賽這樣成功并且被認可,數學(xué)競賽培訓活動(dòng)過(guò)熱的問(wèn)題自然就得到緩解或化解了。

陳志文

我們現在的教育治理,很大程度上是在追求所謂的均衡。

朱華偉

世界上很少有國家能實(shí)現絕對的教育均衡。我們還是應該尊重教育規律,尊重孩子的成長(cháng)規律,相信生物基因科學(xué)。有些孩子就是擅長(cháng)數理,我們就得為他們提供平臺。

對人才不能求全,把“木桶理論”簡(jiǎn)單地類(lèi)比到教育上是錯誤的。這樣的類(lèi)比只是一個(gè)猜想,而不是科學(xué)的命題。我們生活中很多“短板”并不是一個(gè)人生存所必需,因此沒(méi)必要花費本來(lái)就有限的時(shí)間通通補起來(lái)?,F代社會(huì )非常需要我們在兼顧學(xué)生綜合素養的前提下,爭取把“長(cháng)板”做長(cháng),這樣他們自然而然會(huì )在擅長(cháng)的領(lǐng)域脫穎而出,從而最終有所成就。一個(gè)人真正對社會(huì )做出的貢獻,并非取決于短板,而是取決于長(cháng)板。

陳志文

我們必須給特殊人才的培養搭建平臺,不能一刀切。

朱華偉

按照心理學(xué)的統計規律,資優(yōu)兒童的占比大約為3%-5%,對于中國這么大的人口基數來(lái)說(shuō),這是一個(gè)很大的群體。最能發(fā)現孩子數理、語(yǔ)言、繪畫(huà)等天資的階段就在小學(xué)初中,到高中以后再篩選就來(lái)不及了。

教育的使命是設法滿(mǎn)足所有學(xué)生的教育需要,提供適切的教育環(huán)境,盡可能使學(xué)生發(fā)揮潛能。

目前的九年義務(wù)教育政策,已經(jīng)基本為所有的兒童奠定了良好的教育基礎。為什么中國改革開(kāi)放這40年發(fā)展的這么好?其中一點(diǎn)就是得益于中國基礎教育發(fā)展的好,使我們的民族文化素養得到了極大地提高,特別是全民的數學(xué)教育水平高。

但資優(yōu)兒童作為一個(gè)特殊群體的存在,有其特殊的教育需要。他們的學(xué)習需要與一般學(xué)生不同,課程應能適應或容納這些特殊需要;他們既需要加速加深教育,也需要充實(shí)、延伸教育;為了實(shí)現最優(yōu)的教育效果,他們的課程更應該被更好的設計和實(shí)施。只有針對這個(gè)群體的特點(diǎn)而提供適切性的教育環(huán)境,才能最大程度的發(fā)揮他們的資優(yōu)潛能,促進(jìn)自我認同,將潛質(zhì)轉化為現實(shí)的能力。

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之源:重視數理等基礎學(xué)科

陳志文

數學(xué)、物理等自然科學(xué)對我們的人才培養是至關(guān)重要的。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我們培養了大量的理工科人才。從總體的數量上來(lái)說(shuō),中國這些年培養的STEAM人才是美國的很多倍。您對此怎么看?

朱華偉

是的。數學(xué)、物理是自然科學(xué)的基礎,是重大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的基礎,數理實(shí)力影響著(zhù)國家實(shí)力。李克強總理在今年9月2日召開(kāi)的國家杰出青年科學(xué)基金工作座談會(huì )上指出,“基礎研究決定一個(gè)國家科技創(chuàng )新的深度和廣度,‘卡脖子’問(wèn)題根子在基礎研究薄弱”,而“數學(xué)則是基礎研究的基礎,是其他科學(xué)研究的主要工具”。

今年5月21日,面對美國制裁,華為總裁任正非先生在接受中央電視臺專(zhuān)訪(fǎng)時(shí)頗有感觸的說(shuō)到:“發(fā)展電子工業(yè),過(guò)去的方針是砸錢(qián);芯片光砸錢(qián)不行,要砸數學(xué)家、物理學(xué)家等?!比慰傄匀A為公司的實(shí)際經(jīng)驗深刻地洞見(jiàn)到,想要發(fā)展創(chuàng )新產(chǎn)業(yè)和尖端科技,光有資金投入是遠遠不夠的,沒(méi)有基礎學(xué)科的支持、沒(méi)有尖端人才的推動(dòng),前沿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也就成為了無(wú)源之水、無(wú)本之木。

重視并加強基礎教育階段的數學(xué)、物理等自然學(xué)科教育迫在眉睫,尤其是對于數學(xué)、物理拔尖人才的早期識別和培養,給予這些好苗子一個(gè)適合的特殊的成長(cháng)機會(huì )至關(guān)重要。

早在1963年,前蘇聯(lián)就在莫斯科、列寧格勒、基輔和新西伯利亞四個(gè)城市設立寄宿數學(xué)物理學(xué)校,覆蓋5年級到11年級,培養了一大批杰出人才。目前僅華為聘請的俄羅斯數學(xué)家和物理學(xué)家就有幾百位。2002年,我曾有幸與中國首批博士、著(zhù)名數學(xué)家、國際數學(xué)奧林匹克中國國家隊領(lǐng)隊蘇淳教授合作翻譯了《俄羅斯青少年數學(xué)俱樂(lè )部》(湖北教育出版社,2002年)一書(shū),從中我們可以獲得一些經(jīng)驗。蘇淳教授曾是李克強總理在合肥八中讀書(shū)時(shí)的數學(xué)老師。

在數理教育方面,在北京,人大附中設有早培班、實(shí)驗班;在廣州,華南師大附中開(kāi)設奧班、創(chuàng )新班;在深圳,深中也有競賽班、實(shí)驗班等。這些辦學(xué)經(jīng)驗都為我們進(jìn)一步探索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提供了很好的參考。

陳志文

數、理等學(xué)科是創(chuàng )新教育的基礎,目前深中在創(chuàng )新教育其他方面還有哪些具體的探索?

朱華偉

深中堅持開(kāi)門(mén)辦學(xué),融合社會(huì )優(yōu)質(zhì)教育資源,打造“創(chuàng )新生態(tài)”,延伸課堂。目前已與騰訊、華為、大疆、中國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大學(xué)、上海交通大學(xué)等著(zhù)名企業(yè)和高校共建18個(gè)創(chuàng )新體驗中心與創(chuàng )新實(shí)驗室。以深中與香港中文大學(xué)(深圳)共建的“智能機器人創(chuàng )新實(shí)驗室”為例,大學(xué)提供專(zhuān)業(yè)人員支持,組織安排講座、競賽活動(dòng),介紹前沿科技資訊,提供校外研習活動(dòng)及社會(huì )綜合實(shí)踐基地等。深中安排專(zhuān)人負責項目統籌協(xié)調、提供實(shí)驗室場(chǎng)地和基礎設備、安排相關(guān)學(xué)科教師參與課程研發(fā)及活動(dòng)設計、實(shí)施等。

陳志文

創(chuàng )新體驗中心和創(chuàng )新實(shí)驗室是重要平臺,具體落實(shí)創(chuàng )新教育應該還需要相應的課程支撐。

朱華偉

是的,我把它總結為“一體兩翼,共促發(fā)展?!?/p>

“一體”的主體為課程,除了國家規定的必修和選修課程,深中還開(kāi)設了豐富的校本課程,夯實(shí)基礎。我們這學(xué)期就有近150門(mén)選修課,其中與科技教育相關(guān)的有十多門(mén)。此外,我們還開(kāi)發(fā)了以“項目式學(xué)習PBL(Project-Based Learning)”為主要模式,以工程和技術(shù)為核心,結合信息、技術(shù)、數學(xué)、物理、生物、化學(xué)、政治等學(xué)科的校本系列STEAM課程。

“兩翼”指社團活動(dòng)和學(xué)術(shù)競賽,學(xué)校會(huì )鼓勵學(xué)生積極參與上述活動(dòng),以此幫助他們拓展視野、鍛煉、培養各項能力。深中有一百多個(gè)社團,與科技活動(dòng)相關(guān)的社團有近20個(gè),比如星火創(chuàng )客空間就很有代表性。截至目前,學(xué)校連續舉辦了四屆創(chuàng )客節和一屆創(chuàng )客展。創(chuàng )客文化漸漸深入人心,也逐漸形成了人人有創(chuàng )新、個(gè)個(gè)出創(chuàng )意、動(dòng)手與動(dòng)腦緊密融合的學(xué)習氛圍。

學(xué)術(shù)競賽方面,深中參加了包括USIYPT美國青年物理學(xué)家錦標賽、iGEM國際基因工程機器大賽、FIRST機器人大賽、丘成桐中學(xué)科學(xué)獎、CTB中國大智匯創(chuàng )新研究挑戰賽等三十余項國內外著(zhù)名的學(xué)術(shù)活動(dòng)。

陳志文

深中的課程確實(shí)非常豐富,在您看來(lái),創(chuàng )新教育的核心是什么?

朱華偉

創(chuàng )新教育走的是一條前人未走過(guò)的道路,因此本身就需要做到創(chuàng )新。對其來(lái)說(shuō),課程是根本,文化是靈魂。創(chuàng )新文化的孕育與生成不僅需要宏觀(guān)層面國家政策的引導和支持,還需要中觀(guān)維度學(xué)校的制度保障和文化熏陶,以及微觀(guān)視角下教師的理念認同和踐行。

在深中,創(chuàng )新教育不是僅局限于信息技術(shù)課堂或者一些特定的選修課和社團,我們鼓勵教師根據不同學(xué)科特點(diǎn)和學(xué)生差異,采取適當方法將創(chuàng )新思維整合入現有課程體系,融入日常學(xué)科教學(xué),培養學(xué)生的批判性思維和解決問(wèn)題能力。

所以說(shuō),創(chuàng )新是一顆種子,它可以在校園的各個(gè)角落生根發(fā)芽、開(kāi)枝散葉;創(chuàng )新是一個(gè)理念,它可以體現在各個(gè)學(xué)科的課堂教學(xué)中;創(chuàng )新是一種文化,它可以融入于學(xué)?;顒?dòng)的方方面面。我認為,辦學(xué)特別需要好的文化氛圍,拿“泡菜”來(lái)打個(gè)比方,“泡菜的味道決定于泡湯,泡菜水好,無(wú)論是白菜、蘿卜、黃瓜,泡出的味道都好;否則,結果相反?!?/p>

打造一流師資:

基礎教育一定要引進(jìn)最優(yōu)秀的人

陳志文

一流的高中、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的培養,都需要有一流的師資隊伍,您擔任深中校長(cháng)后,在師資隊伍建設方面做了哪些工作?

朱華偉

談及基礎教育的師資隊伍建設,我喜歡引用著(zhù)名教育家梅貽琦先生的一段話(huà):“學(xué)校猶水也,師生猶魚(yú)也,其行動(dòng)猶游泳也。大魚(yú)前導,小魚(yú)尾隨,是從游也。從游既久,其濡染觀(guān)摩之效自不求而至,不為而成”。深中近年來(lái)一直在努力引進(jìn)和培育高學(xué)歷、高專(zhuān)業(yè)水平的優(yōu)秀師資,為學(xué)生的卓越發(fā)展領(lǐng)航,為學(xué)校的可持續發(fā)展奠定堅實(shí)基礎。

目前,深中共有教師400余人,其中碩士200多人、博士31人,教授、正高級教師、特級教師、競賽金牌教練、名教師等40余人。2017年1月剛到深中時(shí),我是學(xué)校第4個(gè)博士,而2019年深中新引進(jìn)的35名教師中,有博士9人,博士后3人;23人畢業(yè)于北大、清華,5人畢業(yè)于哈佛大學(xué)等世界頂尖名校。

近三年,我們從哈佛大學(xué)、新加坡國立大學(xué)、北京大學(xué)、清華大學(xué)、中國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大學(xué)等海內外名校引進(jìn)了百余位優(yōu)秀畢業(yè)生。隨著(zhù)學(xué)校吸引力越來(lái)越大,我的目標是在任期內深中有100個(gè)北大、清華及世界頂尖大學(xué)的畢業(yè)生,以及100個(gè)博士生。另外,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深中的數理化奧賽教練隊伍是國內頂尖的,足以完成中學(xué)階段最高水平的競賽任務(wù),足以支撐學(xué)校更高水平的發(fā)展。

陳志文

您是怎么招聘到這些優(yōu)秀人才的呢?

朱華偉

深中一直以來(lái)都非常重視教師的培養和引進(jìn),之所以能吸引一大批名校畢業(yè)生來(lái)校任教,主要是因為以下三點(diǎn):

一是靠情懷。他們喜歡教育事業(yè),喜歡來(lái)深圳、深中當老師。

二是靠平臺。深中有深厚的歷史積淀,有積極向上、敢為人先的校園文化,有卓越的辦學(xué)成就,我們要創(chuàng )造世界一流的平臺,干出世界一流的業(yè)績(jì),辦成世界一流的高中,很多優(yōu)秀人才愿與我們同行,在這里充分施展才華、實(shí)現自身價(jià)值。

三是靠關(guān)懷。我覺(jué)得最重要的是要尊敬老師、善待老師、關(guān)愛(ài)老師。我認為有兩個(gè)著(zhù)力點(diǎn):一是提高教師物質(zhì)待遇,二是保障教師價(jià)值實(shí)現。

一方面,用高薪和其他福利待遇吸引高水平人才投身基礎教育事業(yè),讓最優(yōu)秀的人教育下一代,培養出更優(yōu)秀的人。目前中小學(xué)教師待遇偏低依然是不爭的現實(shí),我們應該鼓勵博士等高學(xué)歷人才投身基礎教育事業(yè),爭取為他們提供更好的福利待遇,讓每位教師都能不為物價(jià)和房?jì)r(jià)所困,讓每位教師都能更加體面地教書(shū),讓教師“在崗位上有幸福感,在事業(yè)上有成就感,在社會(huì )上有榮譽(yù)感”。

深圳中學(xué)全心為老師們打造溫馨和諧的工作、生活環(huán)境。我們?yōu)槟贻p教師提供宿舍,位于泥崗校區的廣知樓,從改建、裝修到入住,我去了不下10次。凡是來(lái)深中工作的老師,單身的都有一間30平米左右的房間,已婚的我們會(huì )跟深圳市住建局申請人才房,讓老師們一來(lái)了就有地方住。老師們時(shí)刻感覺(jué)被關(guān)懷、受尊重,工作起來(lái)心情也會(huì )不一樣。

另一方面,在高端學(xué)術(shù)和一線(xiàn)教學(xué)之間搭建橋梁。只有一流的師資是不夠的,還需要有適合一流師資發(fā)揮作用的軟環(huán)境、軟機制,因此要打通高學(xué)歷高水平教師的發(fā)展通道,才會(huì )吸引和留住更多的優(yōu)秀人才。學(xué)校的任務(wù)是真正挖掘和釋放每位教師的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術(shù)能量,讓他們在三尺講臺一展所長(cháng),有所建樹(shù),成就感自然而來(lái)。

陳志文

您引進(jìn)這么多名校博士、碩士當高中老師,是否“大材小用”?為何要招收這么多高層次人才?

朱華偉

學(xué)校之大,不在大樓之大,而在大師之大。我一直認為,要辦好一所學(xué)校,首先要有一個(gè)好校長(cháng),然后要有一批好老師,教師對學(xué)生的一生有著(zhù)重要的影響,越早遇到一位好老師,就越是人生的幸運。

一方面,世界一流大學(xué)的畢業(yè)生,往往擁有更廣闊的格局和視野,以及更加豐富的學(xué)術(shù)資源,因此更容易培養出世界一流的學(xué)生。例如,我們2018年引進(jìn)的清華大學(xué)博士劉瑩,是剛剛當選美國國家科學(xué)院外籍院士顏寧教授的學(xué)生。除此之外,深中與18個(gè)世界著(zhù)名企業(yè)、大學(xué)合作成立了創(chuàng )新體驗中心和創(chuàng )新實(shí)驗室,因此需要引進(jìn)一批具有較強科研能力的高層次人才,充分利用這些優(yōu)質(zhì)的平臺和資源,指導學(xué)生進(jìn)行科技活動(dòng),參加國際高端賽事,進(jìn)而發(fā)展其批判性思維和創(chuàng )造性精神。

另一方面,越優(yōu)秀的學(xué)生,越需要優(yōu)秀的老師引領(lǐng)。深中擁有全國最優(yōu)秀的學(xué)生。面對這樣優(yōu)秀的學(xué)生群體,我們有責任引進(jìn)更多高層次人才來(lái)引領(lǐng)他們向更高的平臺發(fā)展。所謂“名師出高徒”,如果老師自己不優(yōu)秀,面對高徒,只能是束手無(wú)策、捉襟見(jiàn)肘。另外,“名師”和“高徒”很多時(shí)候也是相互成就的,深中優(yōu)秀的老師培養了一批批優(yōu)秀的學(xué)生,同時(shí)也正是這些優(yōu)秀的學(xué)生讓優(yōu)秀的老師們獲得了職業(yè)的成就感和幸福感。

陳志文

我相信,如果深中有100位清華北大的畢業(yè)生做老師,有100位博士做老師,這是基礎教育之福。未來(lái),我們希望能讓最優(yōu)秀的人到中小學(xué)去當老師,這非常重要。

朱華偉

是的,我在很多場(chǎng)合都呼吁,基礎教育領(lǐng)域一定要引進(jìn)最優(yōu)秀的人,這樣國家才有希望。有人曾質(zhì)疑說(shuō),難道博士生教的就一定比本科生教的好嗎?我說(shuō),這個(gè)事情要看怎么說(shuō),如果只單純比較一節課教的好不好,那很難講。但如果從學(xué)生的整體成長(cháng)上來(lái)講,博士經(jīng)過(guò)嚴格的學(xué)術(shù)訓練,有較強的學(xué)術(shù)研究能力和扎實(shí)的學(xué)科背景,會(huì )給予學(xué)生更多高端的學(xué)術(shù)引領(lǐng)以及思想熏陶。他們的視野和格局會(huì )引領(lǐng)學(xué)生,讓學(xué)生早立大志,存大格局。深中的辦學(xué)不只是純粹為了高考,我們還要指導學(xué)生做科研,培養學(xué)生的創(chuàng )新精神和動(dòng)手能力。

堅持學(xué)生為本:

于細微之處為師生做好服務(wù)

陳志文

在深中擔任校長(cháng)的近三年里,您還為深中帶來(lái)了哪些變化?

朱華偉

19歲從教至今38載,河南到湖北、廣東,中學(xué)到大學(xué)、教研院,如今再回到中學(xué),一路伴隨我“漂泊”的是一箱箱沉甸甸的書(shū)籍,兩萬(wàn)多冊藏書(shū)(八千余冊原版英文書(shū))是我珍貴的財富。任職深中后,深感深中圖書(shū)館優(yōu)化的緊迫性——讀書(shū)是學(xué)生一生的精神陪伴,圖書(shū)館是學(xué)生的知識寶庫和精神殿堂;建設書(shū)香校園,就要建設一流的圖書(shū)館,讓閱讀成為習慣,讓書(shū)香溢滿(mǎn)校園。

經(jīng)過(guò)近三年大家齊心協(xié)力的奮斗,深中確實(shí)有很大的變化。從宏觀(guān)上看,校園的整體環(huán)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,可謂“舊貌換新顏”?,F在雖然還不能算是一流校園,但至少像一所比較好的校園。從微觀(guān)上看,先是解決了學(xué)生宿舍老舊、冬天沒(méi)熱水的問(wèn)題,現在新建的圖書(shū)館、學(xué)生宿舍、食堂、實(shí)驗室、羽毛球館等相繼投入使用,這是較大的飛躍。

我想說(shuō)一下學(xué)校新建的數字媒體中心,這應該是國內中學(xué)里條件最好的,學(xué)生們起的名字叫“ACES電臺”,是深中多年傳承下來(lái)的。之前,負責電臺的學(xué)生們每一次來(lái)找我,我都會(huì )跟他們聊一聊。我發(fā)現他們做的東西既有批判性思維又充滿(mǎn)了正能量,所以就非常支持,后來(lái)學(xué)校投資400多萬(wàn)為學(xué)生們新建了數字媒體中心。

陳志文

我發(fā)現您很在意一些關(guān)乎學(xué)生、教師切身感受的細節小事。

朱華偉

我覺(jué)得作為一所學(xué)校,首先得有一個(gè)好的學(xué)習和生活環(huán)境,因為學(xué)生和教師每天的學(xué)習、工作都很辛苦。比如,我們的食堂現在辦得就很好,在大眾點(diǎn)評上的評價(jià)是四星,老師們從早到晚都在學(xué)校忙工作,學(xué)生們也是長(cháng)身體的時(shí)候,必須得把食堂辦好。

陳志文

實(shí)際上,通過(guò)這些細節,以小見(jiàn)大反映出了學(xué)校的態(tài)度、風(fēng)格以及作風(fēng)。很多學(xué)校都提出說(shuō)要 “以學(xué)生為本”,但做到的不多。您雖然沒(méi)提這個(gè)口號,但一直在這樣做。

朱華偉

我常說(shuō),我在深中就是要為大家做好服務(wù),和干部一起為教師做好服務(wù),和教師一起為學(xué)生做好服務(wù),我認為這是校長(cháng)的基本職責。我們做的所有教育工作最終都是為了孩子能夠更好地成長(cháng)。

除了硬件改造,深中也非常注重校園文化建設,開(kāi)展了許多校園文化活動(dòng)。比如游園會(huì )、校園十大歌手比賽、校長(cháng)杯足球賽、體育嘉年華等等?!白非笞吭?,敢為人先”的深中精神已深深根植在師生心中。學(xué)校整體氛圍積極向上、朝氣蓬勃,師生都以學(xué)校為榮。

陳志文

校長(cháng)就是為學(xué)生、為教師做好服務(wù)的。從這個(gè)角度講,您認為一名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需要具備什么樣的能力?

朱華偉

作為一名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,我認為第一是熱愛(ài)。要熱愛(ài)學(xué)生、熱愛(ài)學(xué)校、熱愛(ài)教育事業(yè)。在處理事情時(shí),如果涉及家庭和學(xué)校,我肯定是把學(xué)校放在第一位;如果涉及個(gè)人和學(xué)校,肯定是把學(xué)校放在第一位。如果校長(cháng)能長(cháng)期這么做,可以引領(lǐng)一所學(xué)校的風(fēng)氣。

第二是包容,包容不同性格、不同教學(xué)風(fēng)格的教師,包容不同個(gè)性、特長(cháng)的學(xué)生,為不同喜好、不同潛質(zhì)、不同興趣的學(xué)生提供發(fā)展平臺。

第三是協(xié)調能力。作為校長(cháng),對內要協(xié)調好學(xué)校方方面面的事務(wù),同時(shí)還要處理好學(xué)校對外的關(guān)系,為學(xué)校創(chuàng )造一個(gè)良好的辦學(xué)環(huán)境。

第四要先是個(gè)好老師。當好老師是做好校長(cháng)的前提。不是好老師,就不可能做個(gè)好校長(cháng)。校長(cháng)的業(yè)務(wù)水平得到認可了,才能夠引領(lǐng)其他教師成長(cháng)和發(fā)展。

第五是做一個(gè)喜歡閱讀的人,讓閱讀伴隨一生,才能不斷進(jìn)步。

陳志文

如果讓您給自己做一個(gè)階段性總結,您覺(jué)得自己成功的地方是什么?您的優(yōu)勢什么?

朱華偉

成功不敢說(shuō)。這些年來(lái),雖然我的工作崗位在不停變化,但我一直在做教育,從微觀(guān)的數學(xué)教學(xué),到宏觀(guān)的教育管理。對教育的無(wú)限熱忱,可以算是我的一個(gè)優(yōu)勢。

我第二個(gè)優(yōu)勢就是勤奮。在42歲以前,我很少在凌晨?jì)牲c(diǎn)前睡覺(jué),我把時(shí)間看得非常寶貴。家人對我也很支持,讓我一心一意讀書(shū)、學(xué)習、教書(shū)、寫(xiě)作。

第三個(gè)優(yōu)勢是我做事認真、用心,對什么事情都一絲不茍,全身心投入、心無(wú)旁騖。

最后還是要說(shuō)到閱讀。堅持閱讀,而且是讀各種各樣的書(shū),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意義重大。我認為,作為校長(cháng)一定要廣泛閱讀,要閱讀大量有關(guān)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、教育、歷史等各個(gè)領(lǐng)域的書(shū)籍。國內著(zhù)名大學(xué)校長(cháng)、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關(guān)于辦學(xué)的書(shū)我都讀過(guò),比如劉彭芝校長(cháng)的《人生為一大事來(lái)》,唐盛昌校長(cháng)的《終生的準備與超越》,對我的影響很大。讀書(shū)的過(guò)程就是向別人學(xué)習的過(guò)程。

另外,這些年來(lái),在每個(gè)關(guān)鍵節點(diǎn)我都會(huì )遇到好人,都會(huì )有人幫助我,包括朋友、長(cháng)輩、老師、領(lǐng)導。

陳志文

究其原因,還是您的為人處事,讓他們非常欣賞和信任。首先是您有能力勝任這份工作;第二是您的人品可以信賴(lài),這是根本原因。

您剛提到了劉彭芝校長(cháng),你覺(jué)得她在哪些方面影響了您?

朱華偉

劉校長(cháng)是我十分尊敬的前輩,她對教育事業(yè)的熱愛(ài),對學(xué)校工作的全心投入非常值得欽佩。她把整合的資源全部用在了辦學(xué)上,為學(xué)校、為教師、為學(xué)生服務(wù)。

如何把學(xué)校經(jīng)營(yíng)好?在這方面我也受到劉校長(cháng)的影響,充分利用各方資源提升學(xué)校的硬件、軟件環(huán)境,一切從小事做起。比如,深中泥崗校區的建設,改變了原來(lái)的設計方案,建筑面積從12萬(wàn)平方米增加到了17萬(wàn)平方米,建筑預算從6.8億元增加到了13.7億元,這是非常難的。

高考改革政策:

廣東新高考方案相對溫和

陳志文

人才培養的成功與否,與考試選拔制度息息相關(guān)。廣東省新高考改革政策落地,實(shí)行“3+1+2”模式。您怎么評價(jià)這種模式?您又怎么看待新高考改革?這對于深中的教學(xué)實(shí)踐是否會(huì )帶來(lái)挑戰?

朱華偉

廣東新高考方案總體來(lái)說(shuō)屬于溫和型高考改革,一方面,與舊方案相比,無(wú)論是考試時(shí)間、考試要求還是考試模式有很多相似性,沒(méi)有給普通高中增加太多負擔;另一方面新高考給考生的課程學(xué)習增加了一定的選擇性,有利于學(xué)生個(gè)性發(fā)展,有利于學(xué)校特色發(fā)展。

新高考對于學(xué)生的綜合素養要求較高,考試內容發(fā)生了一定的變化,無(wú)論是學(xué)生,還是教師,都要轉變觀(guān)念,調整學(xué)法和教法。所以,新高考對于引導中學(xué)尤其是普通高中人才培養,重構課堂教學(xué)生態(tài)都有積極意義。

對于新高考帶來(lái)的挑戰,我們也做了一些應對。自2003年以來(lái),深中分別探索了全選課、對開(kāi)排課、長(cháng)短課、大小課、小班化教學(xué)、專(zhuān)業(yè)教室教學(xué)模式、分層教學(xué)、體系制、導師制、學(xué)分積點(diǎn)制、學(xué)業(yè)采用綜合性評價(jià)等。這些改革豐富了學(xué)校教師對人才培養模式的認知,現在看,其中的走班分層教學(xué)、導師制探索、學(xué)分積點(diǎn)制評價(jià)對于現在的新高考依然有很好的實(shí)踐意義。

陳志文

在新高考下,深中的實(shí)踐對于其他即將實(shí)行選課走班的中學(xué),有何借鑒?

朱華偉

我認為可以借鑒的有四點(diǎn):

學(xué)校應開(kāi)設生涯規劃課,對學(xué)生選課加強指導,選課走班對學(xué)校的學(xué)生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,否則教學(xué)效果不能凸顯,選課分層教學(xué)不一定非要走班,相同情況下,行政班教學(xué)質(zhì)量要高于走班教學(xué)質(zhì)量;

第二,學(xué)分制是新課程標準中明確提出來(lái)的學(xué)業(yè)評價(jià)方式,學(xué)分制、積點(diǎn)制也是國際通用的課程學(xué)習評價(jià)方法,建議所有學(xué)校實(shí)施,學(xué)分反映課程學(xué)習能否達標,積點(diǎn)能夠反映達標學(xué)生學(xué)習好壞;

第三,學(xué)業(yè)采用綜合性評價(jià)非常有價(jià)值,綜合性評價(jià)兼顧了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習過(guò)程和最后的學(xué)習結果,讓成長(cháng)看得見(jiàn)一直是深中課程評價(jià)的指導思想;

第四,按需施教、按需選學(xué)是學(xué)校課程實(shí)施的理念,全面滿(mǎn)足學(xué)生選科學(xué)習需求,不斷改善學(xué)生學(xué)習環(huán)境,建議不要因為學(xué)校資源有限或排課有困難采用菜單式選科,這與新一輪課程改革的根本目標背道而馳。

陳志文

對于新高考背景下的生涯規劃教育,您有什么看法和建議?

朱華偉

近年來(lái),在新高考指揮棒效應下,學(xué)生發(fā)展指導與職業(yè)生涯教育成為高中教育新熱點(diǎn)。多數高中學(xué)校對于如何開(kāi)展生涯教育感到迷茫。當前,不少學(xué)校的生涯教育主要由心理教師來(lái)推動(dòng),采用開(kāi)設一門(mén)課程的單一模式,著(zhù)力點(diǎn)局限于學(xué)生興趣愛(ài)好探索、如何選課選科、如何選擇大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等方面,過(guò)于依賴(lài)測評工具,將生涯規劃窄化為職業(yè)生涯規劃。對此,依據深中的實(shí)踐經(jīng)驗,我有以下建議:

第一,做好頂層設計,動(dòng)員多元教育角色。高中階段生涯規劃教育的重點(diǎn),在于引導學(xué)生探索一個(gè)能提升自我肯定水平和達成自我實(shí)現的生涯目標,引領(lǐng)其生涯發(fā)展方向,促使其學(xué)會(huì )規劃具體的行動(dòng)方案,以幫助其逐步達成理想生涯目標。要實(shí)現這一目標,就需要學(xué)校對生涯教育進(jìn)行頂層設計,讓身處這個(gè)教育系統中的每一個(gè)教育者基于自身的崗位職責,從生涯規劃的角度為學(xué)生的發(fā)展提供支持。

第二,做好家校合力,重視家庭教育影響。父母角色榜樣,是年輕一代職業(yè)選擇的重要途徑。在幼年時(shí),父母給孩子提供玩具、培養孩子興趣愛(ài)好、鼓勵孩子參與活動(dòng)以及家庭生活經(jīng)歷等,都是父母影響孩子將來(lái)興趣與職業(yè)活動(dòng)的方式。

因此,在開(kāi)展生涯教育時(shí),學(xué)??梢猿蔀閰f(xié)調者,讓父母以職場(chǎng)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的角色,通過(guò)一起合作的方式,面向學(xué)生群體進(jìn)行分享,更容易做到客觀(guān)、專(zhuān)業(yè)及全面,青少年也容易放下對父母的防御心態(tài),更能接受分享者的信息及經(jīng)驗。

做好深度合作,整合校內外優(yōu)質(zhì)資源。在高中階段生涯教育中,職業(yè)生涯規劃是一大重點(diǎn)。學(xué)校應積極整合各方資源,通過(guò)大學(xué)游學(xué)、企業(yè)參訪(fǎng)等活動(dòng)的開(kāi)展,提升學(xué)生對大學(xué)、專(zhuān)業(yè)和職業(yè)的認識,并把自己的興趣愛(ài)好轉化為內在學(xué)習動(dòng)力。

總而言之,新中國成立70年來(lái),國家在經(jīng)濟、社會(huì )、文化等方方面面已發(fā)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加上科技發(fā)展一日千里,世界格局深刻演變,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(huì )主義教育應該怎么辦?如何立足中國大地,培養具有國際視野和國際競爭力的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?這些都是當下中國教育者必須回答的時(shí)代命題。

我很幸運,個(gè)人伴隨著(zhù)新中國發(fā)展而成長(cháng),雖然崗位幾經(jīng)變化,但始終沒(méi)有離開(kāi)教書(shū)育人這個(gè)主陣地。近三年來(lái),得以在深圳、在深中這樣的平臺上,為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的培養出一份力、發(fā)一點(diǎn)光,并取得一些成績(jì),這是我個(gè)人的榮耀所在,也是使命與擔當所在。

不久前,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(jiàn)》,在深圳建市40年之際,吹響了這座先鋒城市新一輪改革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的號角。作為以這座城市命名的著(zhù)名中學(xué),深中責無(wú)旁貸,必須為深圳基礎教育構筑更高的標高,為中國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闖出一條先行示范的新路!我本人愿意為此竭盡全力,發(fā)光發(fā)熱,不負國家與時(shí)代!